推荐

脾气暴烈的人

字号+作者: 来源: 2016-04-17 15:38 我要评论()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

1 夜里屋子里只有他一人,电脑主机呼出热气,热气飘到空中,焦躁不安的他盯着渐冻的电脑屏幕,觉得有点吵。鼠标左键常常点开一个页面,会弹出好几个相同的页面,也'...

1
夜里屋子里只有他一人,电脑主机呼出热气,热气飘到空中,焦躁不安的他盯着渐冻的电脑屏幕,觉得有点吵。鼠标左键常常点开一个页面,会弹出好几个相同的页面,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鼠标失灵了。
白天忘了买鼠标,晚上常常懊恼不已。他穿着夹脚拖鞋出门,不能再拖延了。
春夏交替,回南天刚过,这两天天气稍显闷热,他下楼后走到街道转角,腋下已经汗津津了。
街上的灯火跳跃,他沿街寻找数码通讯店,错过一间店后又错过另一间店,眼神闪烁,既要确认店里有足够多的可供选择的商品,又要躲开热情似火的售货员。他并不擅长讨价还价,去超市而不去菜市场,购物的商品必须标有明确的价格,他不需要售货员的建议,他更喜欢自己面对几种同类商品分析利弊。他决定放弃一间店的理由,有时是因为店里人流量太多,有时是灯光太亮,音乐不对,诸如此类,或许他该回去网购······就这样越走越远,逐渐偏离热闹的地方,可又不原路折返,原路折返太丢脸,哪怕并没有人知道,并没有人在意。他宁愿绕远路,找个一个合适的转角,自然而然······走出一条回家的路。
眼前的灯火晦暗,他已经丧失了此行的目的。可就在此时,一间数码通讯店出现在眼前。
要不然回去网购,要不然随便走进一间卖鼠标的店。
那就随随便便进去得了。
店里杂乱无序,窄窄的过道,陈列架上放了诸多电线之类的东西。他只想找到鼠标,检索的过程,忽略了其他的商品,最后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陈列鼠标的架子。
好几个品牌,同一个品牌也有好几个款式。他找到了之前使用的那款鼠标,根据鼠标的参数,仔细地对比了其他几款鼠标。店内无风,他都能闻到自己身上那股臭男人气味。
他仔细分析地时候感觉到杂乱丛生的某个角落传来一股锋利的眼神,四周像是漏光的树林,他并不太确定目光来自何方,可也大概知道是谁在盯着自己,是当自己是个潜在的小偷吧。
“诶······”因为有不知何处的目光,他假装认真专注的模样,想忽略掉四周的环境,沉入自我的想象空间。不自觉他往后退了一步,脑海中浮现出一首歌的几个旋律,短暂的分神,夹脚拖鞋险些踩到身后路过的人。
那个穿着开胸衬衫的大叔一脸嫌弃,嘴巴张开,无声地说了句脏话,拖沓着颓废的脚步,大叔也穿了双拖鞋。
他把目光往上移,心为之一颤,大叔正瞪着自己,他能感受到一种油煎般到愤怒,也许他应该说声抱歉。
他小声地嘟喃着道歉的句子,当然谁也不会听到,太小声。他也只是例行公事般地感到不好意思,起码要让对方看到自己歉疚的模样,直到大叔离开小店。
待会出去会不会被揍?他像个精神分裂的人,显得焦虑。
2
一个礼拜后他的键盘也坏了。
当时在电脑面前玩游戏,接听电话的空档,把放在一旁的柠檬可乐推翻了。他至今也想不起事情是怎么发生的,他就像猪一样,偶尔犯点笨拙的小错误。
电光石火的那几秒,他把杯子扶好,把键盘竖起来,让可乐滴在地上,抽几张纸巾吸去甜腻的可乐,杯子里的柠檬沾上焦糖色,冒着滋滋作响的气泡。他干脆喝光剩下的可乐,挂断电话后继续玩游戏。键盘貌似安然无恙,可隔天早上,键盘便用不了了。他拖延了好几天,最后只好穿着拖鞋出门,他决定去买鼠标的那家店。
回家的路上,他走近了亮着暖色路灯的街口公园,穿过公园会近些。
 “你要选我还是选她?你说。”光芒的阴影里,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在公园里回荡,她的面前站着一个中年男人,男人说话的声音太轻,听不见。
“你不是说你爱我吗?你快说。”女人的强硬声音伴随着哭腔。
“你这个混蛋,骗子,我不要你了,不要你了。”女人像个撒泼的孩子,身体软软地往下坠,另一方面,男人的手紧紧地拽着她的臂膀,两个人拉拉扯扯,又不像在吵架。
“你不和她离婚,我就把孩子打掉。”
“你敢!”男人的男子气概爆发,浑厚的声音像一把三叉戟划破公园里暖黄的灯。
他好像一下子被唤醒了一样,对于那突如其来的“闹钟”,心里感到害怕。
男人低声对女人说些什么,一边环顾四周,最后目光停在他的身上。背光的地方,他看不清楚男人的眼神,也并不知道对方正在盯着他,他也着实好奇这对男女,想知道男人说些什么,磨磨蹭蹭地放慢步子悄悄“经过”。
也许知道有人靠近,那对中年男女也不再像先前那么激动,男人背过身去,女人趴在男人的肩膀哭泣,像是商量好一样。
从中年男女身旁经过之后,他也便离中年男女越来越远。他频频回头,好奇心作祟,想了解这对中年男女。他们的关系并不一般,也不像夫妻。他最后把思绪从中年男女身上回到键盘,手中的键盘他还是挺满意的。
突然,他感到一阵甜腻的风从身旁经过,眼前是中年女人的背影,女人穿的是运动鞋,倒也没有发出什么突兀的声音。他回头望向中年男人,原来刚才经过的是她啊。
中年男人已经发现了,随后也跑了起来,他感到一股咸涩的风从他身旁经过,中年男人的背影很快消失在他的视线。
等他快来到南门时,中年男人的声音粗暴地飘荡在空中。
“你他妈的看什么看啊!”身后传来巨兽一样沉重的脚步声。
他一骨碌跑了起来,生存了二十八年,第一次感到危险,他总觉得被抓到就会被揍一顿。
“你他妈的给我站住!臭杂碎!”
他还是回头看了一眼,诶……中年男人,不就是上次碰到的大叔吗?
所以大叔有婚外情,小三之类的故事咯?
可关他什么事。
3
同一栋楼,形形色色出入很多人,有好多的邻居······可他一个也不认识。
他也常常在这周围遇到熟悉面孔的陌生人,虽然并不认识,可大概知道是住在附近的。
那个脾气暴烈的大叔,他也曾在路上见过几次,大叔总是一副严肃到生气的脸,胡子拉渣,粗声粗调。虽然并不是每天遇到,可总有一天会再次遇到。
他在菜市场碰见脾气暴烈的大叔,似乎在和菜农吵着什么,吸引周围的目光,成为焦点,他在原地小贩买菜,心里还是害怕的,避而远之。
他走在路上,一群男人围在树下下棋,他好奇地探着脑袋望向棋盘,一张凶狠的脸就贴在人群之中,他像丢了魂魄般低着头离去,那人正是脾气暴烈的大叔。
最近的一个傍晚,那天下班塞车,他坐公交车的椅子上,身体往后仰,微曲着膝盖,衬衫里掩映着他的小肚子。
他并不是胖,而是膀胱膨胀令他的肚子隆起,集中注意力,小心呼吸,生怕尿出来。
下车后径直走进了公园男厕,厕所幽暗,他解开皮带扣子,松开裤子,紧实的肚子慢慢地瘪下去,释放着他的压力。心情愉悦,洗完手后会对着镜子的自己微笑,他甩甩沾满水迹的手,原来有人走进来了。
“对不起。”他说,貌似把手上的水甩到对方身上了,对方的神情似乎在这么说,眼前正是那个迟早会遇到的脾气暴烈的大叔。
“有你这么把水甩出去的吗?你妈就是这么教你的吗?”
他倒是没觉得自己有多夸张,而且会把手朝旁边甩一甩,也是料想周围没人······当然再怎么解释也于事无补,他只是一味地道歉,眼前是那个让他害怕的人,怕什么呢?怕被揍啊。
“都什么人啊这是,穿西装,打领带的,这到底什么素质!”
大叔并没有提起以前的愤怒,他显得有些宽心,不用担心记仇了。
“你他妈的笑什么!笑什么!有什么好笑的!笑你妈笑!笑你妈笑!”
他倒是没有察觉到自己笑了,应该也不会显得太高兴吧?真是该死!大叔站在他的面前,堵在门口的地方,他没办法逃走。怎么办?怎么办?空旷的厕所,大叔暴戾的声音应该会顺着厕所的空隙传到女厕去吧。
会有女英雄来拯救我吗?
别想得太美了,女英雄是不会到肮脏的男厕所行侠仗义的!
“那你想怎么样?”他的声音略微颤抖,可不仔细听,也听不出来颤抖。
脾气暴烈的大叔没有多说什么,朝他走了过去,他因为害怕而本能的后退。
“你想干嘛?你想干嘛?”他的情绪激动,害怕得小心脏都要跳出来了,越往里面退,大叔便一步步靠近,身后没有悬崖,没有窗户可以逃脱,躲进隔间报警求救,好像也不怎么靠谱。
越是沉默,气氛便越诡异,大叔为什么不说话?他在大叔眨眼的瞬间,把大叔推进厕所隔间,脾气暴烈的大叔顺势坐在厕所座椅上。
“你做什么?”大叔的关节似乎不太好,起来有点艰难。
他也不再管什么脾气暴烈的大叔了,虽然不清楚是怎么回事,可现在只要离开这里便得了。
镜子前的他不再是先前软弱自己。凶狠的目光,潇洒的步伐,就像个脾气暴烈的男人。
“信不信我抽死你!”他嘴里练习着“霸气”的对白。
上一篇: 107国道美丽传说 下一篇:很抱歉没有了

1.开心扒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开心扒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来源:开心扒"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开心扒网或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开心扒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网友点评